济南的秋天(组图)富贵竹黄叶怎么办

2019-01-17 17:58

济南的秋天(组图)富贵竹黄叶怎么办



  一叶落知天下秋。带着凉意的秋风吹过,明丽柔和的初秋早早来到济南。植物是每个节气最早的使者,高大的绿植夹着点点黄叶,黄山栾的小黄花落下后露出红灯笼似的果实,虽不及春天,却也将这个季节点缀得多了几分色彩。

  设若你的幻想中有个中古的老城,有睡着了的大城楼,有狭窄的古石路,有宽厚的石城墙,环城流着一道清溪,倒映着山影,岸上蹲着红袍绿裤的小妞儿。你的幻想中要是这么个境界,那便是个济南。设若你幻想不出——许多人是不会幻想的——请到济南来看看吧。老舍在《济南的秋天》中这样写道。在凉爽的济南秋日,如果你能到公园去看看秋日的景致,即便没有春天那般绚烂多姿,却也颇有几分耐人寻味的味道。

  一场秋雨一场寒。几场到来得毫不经意却浸润了泉城的秋雨过后,天气已经出现了丝丝凉意,仍然明媚的阳光少了几分强烈、多了几分温和,变得不再炙热和刺眼,和煦地抚摸着这座城市。不过,植物仍然还是葱郁繁盛的,些许黄叶反而成了满目葱茏的点缀。最是人间好风景,一年中最美好的季节——初秋如约而至了。

  植物是最早嗅到秋天气息的。一进泉城公园的南门,几片流苏树落下的黄叶在地面上随着秋风浮动。流苏树、白蜡树和雪柳都是高大的林荫树,几片提前预知秋天的黄叶丝毫没有影响到浓密的树荫。长亭边上的紫藤也依然葳蕤,细碎的小叶子缠绕在错综复杂的藤干上,还在传递着夏末最后的繁盛。紫枫却是经不起凉意的洗礼,远远望去,伞状树冠已经明显分布着星星点点的黄叶,鹅卵石路上,紫枫树下也散落了为数不少的片片枯叶。

  “秋天不是最好的看花季节。”寻花人齐海鹰说。她是山东省城市职业建设学院的一名老师,喜欢花儿,喜欢到田野山间寻花,每年都会拉开长长的寻花之旅。春日是百花盛开竞相争艳的季节,迎春、玉兰、海棠、樱花,经过春风一吹,就会让整个城市鲜活起来。不过,经历了一个酷热的盛夏,能够在带着几分寒意的秋风中盛开的花儿确实不多了。虽然在花的颜色和种类上比不上春天,秋天的花卉往往有更长的花期和对气候的适应性。“待到重阳日,还来就菊花”。菊花是最典型的秋天花卉,尤其是到国庆前后,各色盛开的菊花布满大街小巷,带来浓厚的节日氛围,传统中国还有重阳节饮酒和赏菊的习俗。爱花人齐海鹰说,菊花的种类繁多,颜色也蔚为丰富,从凉爽的初秋到凛冽的寒冬都有各色菊花盛开,开得最早的当属“国庆菊”了,这些花儿一布置一大片。不过要等大片的菊花盛开,需要等到寒意甚浓的11月份。

  八月桂花香。齐海鹰说,这里的八月是指农历八月份,恰好是现在的时间段。可惜的是,这种典型的秋季花卉在济南并不多见,南方温湿的气候更适合香气浓郁的桂花。在长江流域,如果道路两侧栽满了桂花树,隔着老远都能闻到阵阵带着一丝甜意的桂花香。

  如果在这个季节漫步在泉城公园中,往树冠的高处仰望,星罗分布的黄色小花成片成片地点缀在绿叶上方,交错出明显的层次感,甚是漂亮。这种在树顶开花的植物叫黄山栾,单朵的小花花期能有半个月,现在经十路从燕山立交桥到八一立交桥两侧行道树就是黄山栾,只是没有泉城公园中的那般高大。花落了以后就会结出红色的像是灯笼似的果子。那时候,秋意就更浓了。

  济南的秋天是诗境的。倘若到深秋时分,仍然还有绿色尚未凋落,层林尽染的柳树变黄,红枫则显露出娇艳的红色,远远望去,大明湖上各种颜色交错相织,配上绿莹莹的湖水,随便按下的镜头就是一幅绝佳的明湖秋色图。

  老残是刘鹗《老残游记》中的小说人物。他看到的大明湖之秋却是一幅明朗清澈的大画:“到了铁公祠前,朝南一望,只见对面千佛山上,梵宇僧楼,与那苍松翠柏,高下相间,红的火红,白的雪白,青的靛青,绿的碧绿,更有那一株半株的丹枫夹在里面,仿佛宋人赵千里的一幅大画,做了一架数里长的屏风。正在叹赏不绝,忽听一声渔唱。低头看去,谁知那明湖业已澄净的同镜子一般。那千佛山的倒影映在湖里,显得明明白白。那楼台树木格外光彩,觉得比上头的一个千佛山还要好看,还要清楚。”

  “轻寒正是可人天”,什么季节最适合来济南?老舍先生回答:请你在秋天来。“有这样的山,再配上那蓝的天,晴暖的阳光;蓝得像要由蓝变绿了,可又没完全绿了;晴暖得要发燥了,可是有点凉风,正像诗一样的温柔;这便是济南的秋。”怪不得老舍先生说,“上帝把夏天的艺术赐给瑞士,把春赐给西湖,秋和冬全赐给了济南。”此话绝非虚言。中古老城,带着秋色秋声,是济南,是诗。

  在济南八景中,有一景是“历下秋风”。对于悲秋的人来说,这一景能够诱发诸多伤春悲秋人的诗兴,见秋月伤怀,见落叶感喟,自古以来的文人墨客们见到了大明湖的秋景,自然少不了些许悲秋的情结。“一湖落疏雨,万叶尽秋声”;“清吹靡凉荻,眠鸥点残荷”,大明湖的秋景,总是带着几分萧索和凄凉。也是,过完了明亮清新但是渐渐失去生机的秋天,即将迎来的就是万籁俱寂、百草枯寂的冬日了。

  其实,何苦像古人那般伤怀,经过了春的蓬勃,夏的繁盛,秋天不也是收获的季节么。当广沃田野里的青纱帐开始变得金黄的时候,玉米挣破外衣露出笑脸的时候,当青青的苹果开始变得金黄变得通红的时候,当红红的石榴裂开了露出晶莹石榴籽的时候,就是收获的时候了。这个澄清而明亮的季节,放眼四望,瞳孔仿佛被净化的空气洗涤过,连树上叶子的脉络也看得分明,丝丝入心。“一年好景君须记,最是橙黄橘绿时”。深爱秋天,就是深爱着土地里埋下的种子,深爱内心中萌生的希望。本报记者 徐敏

  一幅描绘济南北郊秋季景致的《鹊华秋色图》,让古时济南秋天的景致随着这幅名画享誉海内外。鹊华两山,湖水浩淼,那时济南秋日也充满着灵秀。从周代开始,“立秋”就是一个重要的节气,在这一天一度有迎接秋天的仪式,也有很多习俗流传至今,比如“贴秋膘”。

  去过中国台北“故宫博物院”的人,都见识过里面所收藏的多幅描绘祖国大好河山的图画,其中一幅《鹊华秋色图》举世无双。画面描绘的是当时济南北郊一带一片辽阔的沼泽地,华不注山和鹊山一左一右,构图左右平衡,鹊山漫圆,华山高耸,树木茂盛,一派秋色美景,大气古远。杉树叶子染黄,传递着浓浓的秋的信息。这幅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秋色图,让济南的秋日美景享誉海内外。

  此图的作者赵孟頫本是浙江吴兴人,他才气英迈,曾在济南做官,《鹊华秋色图》并非一幅平常的风景写生画,而是赵孟頫凭借记忆在家乡画就的,因为其中有一段曲折动人的故事,被人们称为“思乡之画”。《鹊华秋色图》上有赵孟頫的一段题跋:“公谨父齐人也,余通守齐州,罢官归来,为公谨说齐之山川,独华不注最知名,见于《左传》,而其状又峻峭特立,有足奇者,乃为作此图。其东则鹊山也。命之为《鹊华秋色图》。”公谨是赵孟頫好友周密的字,周密祖上是济南人。

  相传有一天,赵孟頫、周密和几位好友喝酒作诗。席间,赵孟頫盛赞济南山水之胜,使在场的人为之神往。当时,只有周密一人默默不语,赵孟頫很是纳闷。原来,周密祖籍是山东,宋靖康元年(1126年)金兵南下,北宋旋即灭亡,中原士大夫纷纷南下避难,周密曾祖父周秘也在这时离开祖籍,南迁吴兴。赵孟頫便提笔挥毫,凭着记忆描画起济南的山水来,他一边画,一边给周密介绍济南的山水、民俗风情。就这样,被后人誉为“思乡之画”的传世之作《鹊华秋色图》诞生了。

  《鹊华秋色图》不愧是一幅名画,画中长汀层叠,渔舟出没,林木村舍掩映,平原上两山突起,遥遥相对;林木红绿相间,枯润相杂,树姿高低直攲变化丰富,疏朗有致;房舍人畜、芦荻舟网均精描细点,诸多景物安排得错落有致,富有节奏感,显示了作者高度的概括能力。《鹊华秋色图》在元、明两朝一直收藏于民间;到了清朝,这幅古画被收入皇宫,成了乾隆皇帝心爱的宝贝,乾隆亲笔以大字“鹊华秋色”题写于引首,并题跋九则,钤印众多。

  袅袅兮秋风,洞庭波兮木叶下。从古老的《楚辞》开始,描写秋天的词句便层出不穷。

  早在周代,逢立秋那日,天子亲率三公九卿诸侯大夫到西郊迎秋,举行祭祀、蓐收等仪式。汉代仍承此俗。《后汉书·祭祀志》:“立秋之日,迎秋于西郊,祭白帝蓐收,车旗服饰皆白,歌《西皓》、八佾舞《育命》之舞。并有天子入圃射牲,以荐宗庙之礼,名日躯刘。杀兽以祭,表示秋来扬武之意。”

  到了唐代,每逢立秋日,要祭祀五帝。《书·礼乐志》记载:“立秋立冬祀五帝于四郊。”宋代立秋这天,宫内要把栽在盆里的梧桐移入殿内。等到“立秋”时辰一到,太史官便高声奏道:“秋来了!”奏毕,梧桐树上应声落下一两片叶子,以寓报秋之意。男女都戴楸叶,以应时序。有以石楠红叶剪刻花瓣簪插鬓边的风俗,也有以秋水吞食小赤豆七粒的风俗,服时要面朝西,这样据说可以一秋不犯痢疾。

  中秋节是古人最重视的秋季节日。魏晋时期,民间就出现了中秋赏月的活动,不过没有成为习俗,到了唐代,中秋赏月、玩月颇为盛行,许多诗人的名篇中都有咏月的诗句。待到宋时,形成了以赏月活动为中心的中秋民俗节日,正式定为中秋节。与唐人不同,宋人赏月更多的是感物伤怀,常以阴晴圆缺,喻人情事态。但对宋人来说,中秋还有另外一种形态,即中秋是世俗欢愉的节日,“中秋节前,诸店皆卖新酒,贵家结饰台榭,民家争占酒楼玩月,笙歌远闻千里,嬉戏连坐至晓”(《东京梦华录》)。宋代的中秋夜是不眠之夜,夜市通宵营业,玩月游人,达旦不绝。

  清代民间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习俗,就是立秋这一天“以悬秤称人”,也就是称体重,并且将体重和立夏时对比。因为人到夏天,本就没有什么胃口,饭食清淡简单,两三个月下来,体重大都减少一点。秋风一起,胃口大开,想吃点好的,增加营养,补偿夏天损失,补的办法就是“贴秋膘”:在立秋这天吃炖肉、烤肉、红烧肉等等,“以肉贴膘”。